躲雨

爱好广泛
圈地自萌

 

【碎离】初见

上了一整天班,从地铁站走出来时天已经黑透了,路过灯红酒绿的大道,看着缀满银白灯光的树枝丫杈,商场的音乐声充斥在耳边,满街行人或是情侣牵手走过,或是三两成伴而行,满满的都是节日的喜悦。

破碎这才想起来,今天是12月25日。

已经过去了两年了。

深呼吸了口气,凛冽的寒风刺入骨髓。

两年前的今天,还有另一个人陪他走过这条路,看过这些风景,坐在餐厅顶着服务员意味深长的眼神吃饭。

而如今只剩下自己。

转进小巷中,喧哗一瞬间被隔离在了繁茂的树叶枝桠后,昏黄的灯光映衬着孤独的影子。

破碎揉了揉疲惫的双眼,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时间,加快了脚步。


回到家打开电脑,

点击桌面上熟悉的...

  3

【VMIN】纵容

现背+私设+OOC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彩排的时候,他一如往常站在一旁默默看着我。 

这个舞跳过太多次,只是听到音乐响起就可以下意识跟着比划的程度。 

一曲完毕,他走了过来把水瓶递给了我,然后跟着我坐到了台下的观众席上。

跳得很好。

我们从不吝啬对彼此的称赞,但就是如此我每次还是会有些不好意思。我知道他就喜欢戏弄我,或许是我害羞的样子能让他获得什么成就感。


晚上回到房间,我洗完澡,坐在床边用酒精擦着今天练舞时被磕伤的脚踝,门突然被打开,我抬起头眯了眯眼,发现自己的近视好像...

  9

BGM:《后来的我们》

废物花间。


垃圾气纯。


你怎么老是在这里插生太极,好怂啊。


因为……因为你萌啊。


我允许你谈恋爱了吗?


我方青砚承诺绝不率先使用柳词。


无敌呢?我给方青砚了啊!


萌还是儿子萌。


方青砚,我是你男朋友吗?


我允许你进这个无敌了吗?


你给他无敌你就是狗!


你不懂。


我不信,你让柳词来和我说。


他以前很萌,后来被我带坏了。


  37 7

【词青】接上文

还是只有放链接,冷漠.JPG


点这里


以及上文在这里

  21 5

【词青】

Lofter真的憋死我了,只有直接放链接了。


点这里


瞎比写写,求老司机带我飙车好吧。

  23 5

【卢刘】 暗自失恋

0

自从全明星赛后,刘小别身后就多了个小尾巴,甩都甩不掉。

全联盟都觉得卢瀚文喜欢刘小别。

每天上线,他都会收到这个蓝雨小鬼各种骚扰信息。

“小别前辈,好巧啊你也来帮忙抢BOSS啦,我们来pkpkpk吧!”

“小别前辈,好巧啊你也做这个任务吗,我们来pkpkpkp吧!”

“小别前辈……”


微草众的日常就是看刘小别前辈对着热情的后辈无奈的样子。


1

队友总是借此对刘小别进行各方面的调戏,他每次都只是笑笑就过了。而没有人看见他笑过后,转过身时僵硬的嘴角。


全联盟都觉得卢瀚文这小孩是在单恋,其实只有刘小别自己明白。

单恋的人,明明...

  46 6

【周翔】无言

一定一定要慎入


0

周泽楷退役后,轮回还没有选出过队长。

江波涛作为副队长并没有升为队长,依旧做他的副队,被大家挺看好的孙翔也没有接替队长的职务。不知道他们是否在等着下一个足以继承枪王的人。


我从训练营被选上加入轮回战队的时候,正逢周泽楷前辈退役。当初的荣耀第一人,如今也不得不因为年龄的约束而离开。不禁有些唏嘘。

现在的荣耀职业圈早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最近几年似乎是到了大神退役的高峰期。荣耀的教科书叶修,“一如既往”的韩文清,魔术师王杰希,剑圣黄少天,心脏大师喻文州张新杰肖时钦,这些昔日的大神们都逐渐退出了职业圈。

而我即将加入的轮回战队,副队江波涛和斗神孙翔也到了...

  73 5

【楚汉同人 · 韩信中心】云飞扬

历史废+私设+过度脑补 慎入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长日落尽,褪去了长安城的繁华。银白的月光落得一地地干干净净。

老邓哼着小曲儿,扫着地。

长乐钟宫,自那天起,便是没了正主。静谧庄严的宫殿因着无人问津变得凄冷阴森了几分。

偏生先帝暗自吩咐了老邓所在的班子日日都得来清扫。这儿不,今天是又轮到老邓了。

“也不知先帝是真真怜惜了,还是只是为了落得个心根子清净才命了我们这班人来打扫。早知结果如此,又何必当初来这儿遭啊。”

老邓心里这个感叹着,忽闻房外传来脚步声,纳罕道,“奇了怪了,这儿地方平时可从来没来过人呢。”想着便躲在了钟后,看清楚了...

  15

【楚汉同人 · 韩信中心】 三不杀

历史废+私设+过度脑补  慎入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梅雨时节的淮阴总是被阴云笼罩,拨不开,散不尽。

韩信眯着眼,嗅了嗅长安城干燥温热的气息,却始终无法让他冰冷的身体也暖和起来。

自从到了长安城,韩信便是称病了不上朝。原本只是一番接口罢了,没想到现在是真的生了病。他也知道,多年来在战场上驰骋冲锋,身体不但没有强壮起来,反而是在奔波之中落下了病根。他那刀刃银色害人的冷光下,不知埋葬了多少怨魂。死亡与鲜血,尸体与漂橹,是接触了太多了,身上似乎也在这不知不觉间沾染上了一丝骇人的冰冷的潮气。

府中原本奴仆就不多,...

  27 2

© 躲雨 | Powered by LOFTER